當前位置: 主頁/公司新聞/業界動態/

在寬帶性價比上 運營商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作者/整理:昆明電腦維修| 文章來源:www.hbcmgw.com|發布時間:2017-03-12閱讀次數:

關於“漫遊費”是否應取消的爭論終於畫上句點。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及,今年網絡提速降費要邁出更大步伐,年內全部取消手機國內長途和漫遊費,大幅降低中小企業互聯網專線接入資費,降低國際長途電話費。

在寬帶性價比上 運營商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在寬帶性價比上 運營商還有很大提升空間

施行已23年多的“漫遊費”即將退出曆史舞台,對於這一變化,全國政協委員、工信部原部長李毅中表示,取消國內長途和漫遊費肯定是好事,相信運營商年內一定會取消。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移動原董事長奚國華也表示,堅決擁護取消國內長途和漫遊費。他還透露,三大運營商也是堅決擁護的,並正在製定具體措施。

新聞回放

●1994年 原郵電部發布《關於加強移動電話機管理和調整移動電話資費標準的通知》,規定在漫遊狀態下,移動電話需收取0.6元/分鍾的自動漫遊費,漫遊費自此進入曆史舞台。

●2012年 工信部電信研究院通信信息所發布數據顯示,該年我國移動漫遊費收入累計718.5億元,在國內移動通信收入中的占比基本穩定在8%至10%。

●2015年 中國移動發布公告稱,根據國家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要求,自2015年8月1日起,中國移動已在北京、天津、河北取消三地間長途、漫遊通話費。

●2016年 三大運營商先後表態將逐步取消長途漫遊費,推進全國一體化資費。

焦點:“三大運營商正製定具體措施”

昨日,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移動原董事長奚國華在經濟界別小組會議上表示,堅決擁護取消國內長途和漫遊費。

奚國華稱,取消長途和漫遊費之後,雖然表麵上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微博)、中國電信(微博)三大運營商利潤減少,但是,能夠拉動消費,促進創業和就業,推動經濟升級。通訊和信息行業對宏觀經濟的影響是巨大的,通信行業技術創新活躍的話,能夠帶動其他產業快速發展。

他透露,“據我所知,三大運營商也是堅決擁護的,並正在製定具體措施。”

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三大運營商各自用戶的長途漫遊費正在逐步取消中,但跨網絡的長途漫遊費何時取消仍無時間表。不過,隨著“取消手機國內長途和漫遊費”寫入政府工作報告,相信很快就有時間表。

亦有分析人士指出,隨著3G、4G網絡成熟的覆蓋,在運營商核心套餐已基本實現長市漫合一,所以取消漫遊費也是情理之中。總的來說,長途漫遊費是語音時代基礎電信服務的一種過時計費方式,在電信運營商自身業務變革中,淘汰是必然的。

技術進步為提速降費提供條件

對於“提速降費”,中國互聯網協會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方興東(微博)的觀點是,在網速方麵中國還處於中等偏後的水平,跟韓國等國家比差距比較明顯。價格很高,而且價格之下的服務品質和速度也不夠,“一些國家已經實現了不限流量,所以我國在寬帶性價比等方麵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通信業觀察家項立剛告訴新京報記者,“提速降費的難點有兩個方麵,一個是對運營商而言的成本問題,要提速就要把銅纜變成光纜,做這件事的成本投入比較大”,在項立剛看來,推進網絡提速的另一個難點是在大城市進行設備改造時,操作起來可能會涉及物業等方麵。

電信分析師付亮也表示,全國一體化資費推行過程中遇到的難點來源於運營商的曆史遺留問題,每一個地級市的套餐有成千上萬個,取消國內長途漫遊費對運營商來說,需要很大的工作量來修改。如果沒有政府強製推行,運營商很難有動力去做。

付亮認為,提出取消國內長途漫遊費是在意料之中,“政府不能幹涉運營商資費定價,但可以直接提出取消長途漫遊費,歐盟也是這樣做的。”

付亮告訴新京報記者,國際長途話費近年來一直在下調,今年在部分地區會出現大幅下降,“國際長途話費的下調得益於中國運營商話語權的提升,在和海外運營商談判的過程中爭取到了結算資費的下調,因此用戶支付的資費也會下降。國際的語音漫遊資費主要是給海外運營商,國內運營商其實沒有賺到什麽錢。”

“長途漫遊費去年一直在調整,京津冀都做到了。就為進一步取消全國長途漫遊奠定了前提條件,大勢所趨的同時也具備了條件。”北京郵電大學教授曾劍秋表示,光纖的普及率、智能手機的普及率、5G技術的發展都為提速降費提供了條件。

去年8月,三大運營商公布了相關時間表,將取消長途漫遊費提上日程,逐步推進全國一體化資費。新京報記者了解到,三大運營商核心主套餐已取消長途漫遊費,實行全國統一計費,但仍有部分在網用戶需要支付長途漫遊費。

縱深:總理兩年4提“提速降費”

早在2015年3月5日,李克強在參加全國政協十二屆三次會議的經濟、農業界聯組討論時說,自己到一些國家訪問時發現,“有些發展中國家的網速都比北京快”。

到了當年4月14日,李克強在主持召開的經濟形勢座談會上,對於與會者“流量費太高了”的反映,李克強要求有關部門負責人,可以研究如何把流量費降下來,“薄利多銷”。

李克強說:“根據國際電信聯盟的評估,我們在世界範圍內的排名在80位以後。加大信息基礎設施建設、提高網絡帶寬,這方麵我們的潛力很大,空間也很大。”

2015年5月13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一項重點部署就是鼓勵電信企業盡快發布提速降費方案計劃,實施寬帶免費提速,使城市平均寬帶接入速率提升40%以上,降低資費水平,推出流量不清零、流量轉贈等服務。

今年2月22日,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再次要求進一步加大網絡提速降費力度,降低創業創新成本促進產業升級。

“這件事我為什麽反複講?因為人類已經進入互聯網時代。互聯網不僅改變了人民群眾的生活方式,也直接影響著我國整體的經濟結構。”李克強在這次常務會上說,“這項工作不僅僅是給老百姓‘送紅包’,更對國民經濟轉型升級意義重大!”

 

 

漫遊費年內將退出曆史舞台 三大運營商正製定措施

昨日,關於“漫遊費”是否應取消的爭論終於畫上句點。

漫遊費年內將退出曆史舞台 三大運營商正製定措施
漫遊費年內將退出曆史舞台

總理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提及,今年網絡提速降費要邁出更大步伐,年內全部取消手機國內長途和漫遊費,大幅降低中小企業互聯網專線接入資費,降低國際長途電話費。

施行已23年多的“漫遊費”即將退出曆史舞台,對於這一變化,全國政協委員、工信部原部長李毅中表示,取消國內長途和漫遊費肯定是好事,相信運營商年內一定會取消。

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移動原董事長奚國華也表示,堅決擁護取消國內長途和漫遊費。他還透露,三大運營商也是堅決擁護的,並正在製定具體措施。

新聞回放

1994年 原郵電部發布《關於加強移動電話機管理和調整移動電話資費標準的通知》,規定在漫遊狀態下,移動電話需收取0.6元/分鍾的自動漫遊費,漫遊費自此進入曆史舞台。

2012年 工信部電信研究院通信信息所發布數據顯示,該年我國移動漫遊費收入累計718.5億元,在國內移動通信收入中的占比基本穩定在8%至10%。

2015年 中國移動發布公告稱,根據國家京津冀協同發展戰略要求,自2015年8月1日起,中國移動已在北京、天津、河北取消三地間長途、漫遊通話費。

2016年 三大運營商先後表態將逐步取消長途漫遊費,推進全國一體化資費。

焦點:“三大運營商正製定具體措施”

昨日,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移動原董事長奚國華在經濟界別小組會議上表示,堅決擁護取消國內長途和漫遊費。

奚國華稱,取消長途和漫遊費之後,雖然表麵上中國移動、中國聯通(微博)(7.080, -0.04, -0.56%)、中國電信(微博)三大運營商利潤減少,但是,能夠拉動消費,促進創業和就業,推動經濟升級。通訊和信息行業對宏觀經濟的影響是巨大的,通信行業技術創新活躍的話,能夠帶動其他產業快速發展。

他透露,“據我所知,三大運營商也是堅決擁護的,並正在製定具體措施。”

業內人士告訴新京報記者,目前,三大運營商各自用戶的長途漫遊費正在逐步取消中,但跨網絡的長途漫遊費何時取消仍無時間表。不過,隨著“取消手機國內長途和漫遊費”寫入政府工作報告,相信很快就有時間表。

亦有分析人士指出,隨著3G、4G網絡成熟的覆蓋,在運營商核心套餐已基本實現長市漫合一,所以取消漫遊費也是情理之中。總的來說,長途漫遊費是語音時代基礎電信服務的一種過時計費方式,在電信運營商自身業務變革中,淘汰是必然的。

技術進步為提速降費提供條件

對於“提速降費”,中國互聯網協會研究中心執行主任方興東(微博)的觀點是,在網速方麵中國還處於中等偏後的水平,跟韓國等國家比差距比較明顯。價格很高,而且價格之下的服務品質和速度也不夠,“一些國家已經實現了不限流量,所以我國在寬帶性價比等方麵還有很大的提升空間。”

通信業觀察家項立剛告訴新京報記者,“提速降費的難點有兩個方麵,一個是對運營商而言的成本問題,要提速就要把銅纜變成光纜,做這件事的成本投入比較大”,在項立剛看來,推進網絡提速的另一個難點是在大城市進行設備改造時,操作起來可能會涉及物業等方麵。

電信分析師付亮也表示,全國一體化資費推行過程中遇到的難點來源於運營商的曆史遺留問題,每一個地級市的套餐有成千上萬個,取消國內長途漫遊費對運營商來說,需要很大的工作量來修改。如果沒有政府強製推行,運營商很難有動力去做。

付亮認為,提出取消國內長途漫遊費是在意料之中,“政府不能幹涉運營商資費定價,但可以直接提出取消長途漫遊費,歐盟也是這樣做的。”

付亮告訴新京報記者,國際長途話費近年來一直在下調,今年在部分地區會出現大幅下降,“國際長途話費的下調得益於中國運營商話語權的提升,在和海外運營商談判的過程中爭取到了結算資費的下調,因此用戶支付的資費也會下降。國際的語音漫遊資費主要是給海外運營商,國內運營商其實沒有賺到什麽錢。”

“長途漫遊費去年一直在調整,京津冀都做到了。就為進一步取消全國長途漫遊奠定了前提條件,大勢所趨的同時也具備了條件。”北京郵電大學教授曾劍秋表示,光纖的普及率、智能手機的普及率、5G技術的發展都為提速降費提供了條件。

去年8月,三大運營商公布了相關時間表,將取消長途漫遊費提上日程,逐步推進全國一體化資費。新京報記者了解到,三大運營商核心主套餐已取消長途漫遊費,實行全國統一計費,但仍有部分在網用戶需要支付長途漫遊費。

縱深:總理兩年4提“提速降費”

早在2015年3月5日,李克強在參加全國政協十二屆三次會議的經濟、農業界聯組討論時說,自己到一些國家訪問時發現,“有些發展中國家的網速都比北京快”。

到了當年4月14日,李克強在主持召開的經濟形勢座談會上,對於與會者“流量費太高了”的反映,李克強要求有關部門負責人,可以研究如何把流量費降下來,“薄利多銷”。

李克強說:“根據國際電信聯盟的評估,我們在世界範圍內的排名在80位以後。加大信息基礎設施建設、提高網絡帶寬,這方麵我們的潛力很大,空間也很大。”

2015年5月13日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一項重點部署就是鼓勵電信企業盡快發布提速降費方案計劃,實施寬帶免費提速,使城市平均寬帶接入速率提升40%以上,降低資費水平,推出流量不清零、流量轉贈等服務。

今年2月22日,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再次要求進一步加大網絡提速降費力度,降低創業創新成本促進產業升級。

“這件事我為什麽反複講?因為人類已經進入互聯網時代。互聯網不僅改變了人民群眾的生活方式,也直接影響著我國整體的經濟結構。”李克強在這次常務會上說,“這項工作不僅僅是給老百姓送紅包 ,更對國民經濟轉型升級意義重大!”

相關閱讀: